首頁 > 中文 > 讀書筆記 > 正文
《海子詩集》讀書筆記

“1989 你展開斂布,縫住詩神撬開的頭骨蓋,皇冠金光四射,神繼續流浪。

201x 詩神老了二十二歲,我帶上干糧,王帶上舊詩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。”

風起了,書本被連續吹過了幾頁,最終在夾著一片月季花瓣的那頁平靜下來,那便是自己最喜歡海子的一首詩: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。

“你在天國可幸福?你是否依舊孤獨?你的眼眸是否依然純凈與明智?”又再托著下巴仰望星空對海子念叨著這些話。

經常抱著《海子詩集》入睡,等待著他進入我的夢中,夢里的他笑著對我眨著眼,那如星星般溫暖的笑容,像是向我講述了一個個月明風清的夜晚,可是無論我怎樣和他說話,他都只是笑看著我,難道他已不懂那曾讓他如癡如醉的的文字了嗎?是啊,他早已拋開世間的一切,找到自己的信仰了,想起他曾說過:“幸福找到我,對我說:‘瞧這個詩人,他比我還要幸福’”。看著他在那個地方找到了自己曾如此憧憬的的信仰與幸福,我的淚水漸漸地滲透了枕巾。海子,你已走遠了嗎……

回顧海子留給我們的經典與震撼,豈是三言兩語便可表達出來的?但,我們都深知他是一個生活在嚴酷社會的理想主義者,那時的他,沒有得到人們的認可,他的文字,是那樣的不被理解,他的信仰,被當作了一種很滑稽的東西。所以他寫下了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,他寫道:“從今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……”只是簡單的四個字“從今天起”便可曉得他過去從未真正的幸福過,所以,他

選擇了另一個國度,那個看上去純潔的可以給他帶來幸福的國度。

“你被劈開的疼痛在大地上蔓延。”

這是他最后的詩句。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場安靜的謀殺。在那個有著血色的黃昏,他攜著繆斯和豎琴的美夢,把大地當作床,把鐵軌當作枕,平靜地躺下,等待即將到來的安眠。那刻,他是否在對自己說:“我寧愿你不是詩人,我寧愿你幸福地活著,可你是海子啊,只是海子……”隨后便任憑火車的轟轟聲與自己的呼吸聲交纏為一體,任憑車輪吞噬身體中的每一細胞。靜靜地完成了另一種飛翔,擺脫了漫長的黑夜與根深蒂固的心靈之苦。

一群飛鳥滑過,翅膀交疊之聲響徹天國……海子,是真的走遠了嗎?

曾經他說“我的前額是火,信仰是我的尸體。”不醒的長眠啊,對他而言是一次快活的新生吧。亦終于,他的平靜換來了驚天動地。他的逝去換回了文學上的復活。他的詩歌傳遍了中國大地的每一角落,從《亞洲銅》至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,都透露了他濃濃的孤獨之意與對幸福的無限向往,可當他的失落與低沉逐漸滲透到詩中時,卻沒有人覺察得到,沒有人在他臨近懸崖之時說聲:“海子,請停住腳步吧。”反而是眼睜睜的看著他消失在懸崖的那頭。從那之后,許多學者都給予了他的詩很高的評價,可賦予的再高,也都是在他離去之后,原來,是他拋棄了我們啊……

海子,為何你走的那樣匆匆,竟不知世上還有一個我,一個愛你的我;為何你依然不復出現,可知此處已春暖花開……

“海子,請停住腳步,此處已春暖花開;請停住腳步,此處已春暖花開,請…”

站在學校的天臺上,仰起頭,輕輕地合上雙眼,默念著。亦幻想著海子在陪我面朝著

“大海”,享受著溫暖的陽光。聽,又起風了,秋天來了,春天也不會太遙遠了吧?當又一個春暖花開之時,十個海子還會復活嗎?還是連這最后的一個也不會再停住腳步而離這個世界越來越遠了呢?

不,不是的,瞧——

此處,已春暖花開。

相關信息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!

特別推薦
最新資料
北京一分赛车开奖结果